vii_

史上最多墙头的人.

Who cares if one more light goes out
In a sky of a million stars.

//
借我转瞬万年的顷刻之间,
借我一切归零的长夜睡眠。

是柚子啊啊哭唧唧

Morning:

他从来不是贪图享乐、被冠以高等名号就沾沾自喜的人。在他的语录中,永远都只有“努力”“坚决”和“加持”。梦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追梦的道路上,总会遇到大大小小的坎,而他从来没有停下过,他永远是抬起头、迈开腿,戴着王冠迈过那些坎。他也曾被绊倒,也曾怀着不被了解委屈的目光,但是他从来都是坚决地坚定地继续滑下去。在梦想这条轻易夭折的道路上,他无数次地濒死又无数次地靠着他的意志活了下来。这也正是他值得这些荣耀的原因。
 
他的汗与血顺着他的动作滴在纯白的战场,年轻的王脚下,步步生花。
 
“羽生结弦是一个心理素质极好的人,经历过生死悬于一线的9级大地震,恐怕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别的东西能够再次震慑到他了。所以,他反而更加无所畏惧、勇往直前,其中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自信,也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胸怀。在那次世锦赛上的他,被包围在观众的掌声及敬意中,像个不谙世事的小王子,不屈服、不怕苦、不想输;而也更像个只身赴死的骑士,带着荣光的面具,手持镶着钻石的宝剑,身披铠甲与战袍。而音乐结束的他,也只是一个17岁的稚嫩孩童。”

他带着满面的笑容站上了第一名的领奖台,煽情地擦着汗水——或是眼泪。他的疼痛、悲伤、仙台震灾时人们的无力与不屈,以及那九死一生的情感似乎都被他完美地演绎了出来。与他而言,似乎从踏上冰面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想过奖牌或成绩,而是以自己的轨迹与宿命,将大地震的绝望与不屈传递给世界——这也是日本媒体一直在解说的,他带着思念与心意的步伐。庆幸的是,他做到了。他的拼搏,他的坚强,他跌倒了再次爬起来的步伐,他坠落了重新跳起来的勇气,正是他想传达的感情。那是坚定的武士魂,那是生命的倔强,更是世界里每一个角落不为人知的每日坚强抗争的,生灵们的繁荣昌盛的希望。

      十代结弦,一生悬命。
      羽生结弦,恭喜🇯🇵🌸。

【EM扫文】链接已修复

我的天我马一下

my boy is CEO:

炒个冷饭:下图文章中的链接已全部修复(2018年2月)。


整理时间在2016年了.... 还请酌情参考~


可能只会对极个别的朋友有帮助(?)




打扰大家了~~给老朋友们拜个早年!




魏白/我多喜欢你、你会知道/05

是真的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哭唧唧

正放正交网架:

01  02  03  04


* 写写魏大勋的视角、推一下恋爱的进度






我多喜欢你、你会知道/05








魏大勋最近觉得自己能写书,书名都想好了,就叫“少年大勋之烦恼”。


首先要写自己老妈。魏父最近又出差,大概是年末了各行各业都在冲业绩,所以魏母又更年期了。这老大不小的一人了,成天抱着那把破吉他,在家深情演唱跑调版情非得已。自己在家唱还不够,非得跑巷子口那大榕树下开演唱会,也就是城管大队和魏家交情好,不然早就被抡回家了。


紧接着就是撒贝宁。这位年纪轻轻的教授放着自己学生不带,跑回来教育自家小孩。自家小孩还不够他教训,成天就听他叨叨隔壁家孩子。据隔壁巷子那算命先生所占八卦,魏大勋和撒贝宁是八字不合,水火不容。因而魏大勋是横看竖看侧看怎么看都看撒贝宁不顺眼,撒贝宁也没看他多和谐,魏大勋就是给盆栽浇个水都能被絮叨浇得没有艺术感。最烦人的是魏大勋还不能当着自家老妈面呛回去,因为魏母认为撒贝宁撒老师是“德高望重的教授”,要尊重文化人。


就他还文化人。魏大勋心想,那我怕不是鲁迅转世!


还有王嘉尔,这位小朋友最近中文突飞猛进,时不时还能蹦点成语出来。但他最近讲话稿看多了,张口就是“在我党的英明领导下”,被魏大勋教训了一顿后,变成了“在我勋哥的英明领导下”,怎么听怎么欠揍。白敬亭还搁旁边起哄,联合体委他们鼓掌,一起大喊“勋哥辛苦了”。


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对,长得好看真的了不起……反正魏大勋是拿白敬亭没辙。


这本书真的要写出来,百分之八十的篇章都得是白敬亭,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看似没有白小朋友的戏份,但你半夜打开灯,就能看见字里行间密密麻麻都写着白敬亭三个字。


白敬亭刚转学过来那会,魏大勋纯粹是抱着“帮助新同学融入新班级”的心态去撩他玩的。撩着撩着魏大勋发现自己撩出邪火来了。白敬亭偏头看他,魏大勋就忍不住把人拽进自己的亲密距离里;白敬亭的视线落在别人的身上,魏大勋就忍不住勾住他的脖子把人扯进自己怀里强迫他把视线给自己;白敬亭面无表情魏大勋就想把人逗笑,真把人惹笑了又想惹他生气。


第一次带白敬亭去打篮球那会,魏大勋看着这人在他面前虚晃一招,带球过人朝着后方三步上篮。所有人看着球时,他站在人群之中看着白敬亭,少年的额头出了一层薄汗,打湿刘海顺着脸颊落到了凹凸的锁骨之上。


篮球落地时“砰”的一声,盖过了魏大勋的心跳。


男生们簇拥着白敬亭和他打闹,但他带着笑的目光越过所有人,落在了魏大勋的身上。魏大勋也冲他笑,特地把手抬高给他鼓掌,于是白敬亭笑得更开心了,眼眸带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亮晶晶的。


魏大勋想,靠,这人真他妈好看。


从那时候开始魏大勋就发现自己对白敬亭的过分关注了。有些人有些事真的要特意去注意、特意去看才能发现一些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


比如白敬亭看着对鬼鬼特别嫌弃,但自从他发现鬼鬼和自己在一个补习机构后,鬼鬼下课从来都是他给送回家;比如王嘉尔练讲话稿期间,他放在王嘉尔抽屉里的润喉糖;他会在逛体育用品店时指着一个腕带说这是体委上次说没货的那个,会在路上偶遇一个需要帮助的妹子时给暗恋她的男生发消息让他赶紧过来,甚至会注意到文艺委员因为双旦节目发愁从而主动说他想报钢琴节目。


王嘉尔说:“我觉得你也很厉害啊哥,我都没注意到诶。”


魏大勋的吹白演讲卡在这句话上,半晌不知道怎么继续。他拿起桌子上的可乐咕噜噜一口气灌下去,刚准备开口先打了个汽水嗝儿,好半天缓过来,说:“不要打断我!”


“你夸了半小时小白哥了,”王嘉尔抱着个外星人,屏幕上还是游戏登录界面,“你不是来打游戏的吗哥!”


魏大勋将这本贵的要死的电脑搬到一边,正儿八经地看着王嘉尔:“我在跟你说正事,嘉尔。哥哥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王嘉尔非常惆怅地叹了口气:“你想怎么样嘛哥!”


“你觉得……”魏大勋按着王嘉尔的肩膀,停顿了几秒,那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如果接下来他这句话问出口,就代表他已经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王嘉尔是如何回答的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觉得?”王嘉尔指着自己,睁着双眼睛看着自家哥。


魏大勋慢慢站起身来,问:“你觉得我看起来像不像gay?”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王嘉尔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瑟瑟发抖:“哥,虽然我很爱你,但是我是直的。”


……这就让人很想调戏一下了。魏大勋抬手抹了抹鼻尖,很是装腔作势地朝王嘉尔邪魅一笑,吓得王小朋友直往后缩。只见魏大勋一手按在王嘉尔……身后的墙上,另一只手帅气地把刘海往后撩,深情无比地开口:“嘉尔,其实哥哥对你……”


就在这个时候,王父从走廊路过。


“王嘉尔你怎么不关房……门。”


“……”


“……你听我解释哥……不是,爸!”


十二月,美好的一个月,十班终于不用早起升旗了。天气越来越冷,魏大勋和白敬亭都失去了晨跑的欲望,两家的老妈也失去了做饭的热情,于是俩被抛弃的小伙每天早上都在巷口老大爷的早餐摊前相依为命。


魏大勋怕冷,一件黑色羽绒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还不够,口罩和围巾一个都少不了,就差往自己头上塞耳包和毛绒帽。因而当他看到白敬亭的时候,怀疑自己跟他不在一个季节。这位白小爷就往校服外面套了件薄薄的短装羽绒服就出门了,鼻尖冻红了还跟没事人似的,冲魏大勋打招呼。


“围上,”魏大勋赶紧把自己的围巾拆了给这位围得死死的,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掏出张暖宝宝,从羽绒度衣摆那把手伸进去给人贴上,这才继续说,“你这是想冷死。你看你,脸都冻红了。我看着你都冷。”


围巾挡住了白敬亭一半的脸,他摸了摸暖呼呼的棉制物,心想,我的脸才不是冻红的。


“我耐冷不耐热,”白敬亭试图解释,“所以其实我一点也不冷。”


魏大勋瞥他一眼,接过包子豆浆就扔他车筐里,说:“有一种冷,叫我觉得你冷。”


鉴于教室里有暖气,体育课变成了众人深恶痛绝的课程,连体委都不停问班主任“咱们体育课什么时候改上语数英啊”。但学校通知没下来,大家还是只能顶着寒风穿过操场与绿化去体育馆上课。


体育老师也很难过,他也不想上课,就四十分钟能干嘛呀。于是聪明机智的他大手一挥,对十班说:“自由活动!”


一小撮男生抓紧时间换衣服打球去,女生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玩手机。王嘉尔原本在女生堆里聊天,聊着聊着不知道为什么跑了出来,满体育馆找魏大勋。好不容易在角落里抓着和老爸煲电话粥的魏大勋,急得他直抱着自家哥的胳膊狂摇。


“爸我晚上再跟您唠哈……嘉尔你干啥玩意,”魏大勋拍拍自家弟弟的脑袋,“你冷静一下,再跟我说怎么的了。”


王嘉尔在原地跳了好几下,最后直接来了个空手翻,这才想起来普通话怎么说:“哥我刚才听到文艺委员要跟小白告白!就在那个……C出口那!”


脑海里瞬间有一颗炸弹被引爆了,王嘉尔炸呼呼的声音被排在废墟之外,几乎听不清字句。魏大勋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别急,看看去。”


理智上,魏大勋很清楚白敬亭是不会接受文艺委员的告白的。那个小孩藏不住自己的好恶,喜欢什么别提多明显了,和王嘉尔聊韩星嘻哈的时候眼睛都是亮晶晶的,讨厌什么也很明显,每次聊到一中他就直接闭嘴,有时还会鼓着腮帮子,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魏大勋与白敬亭朝夕相处,白敬亭对文艺委员有没有这个心思他很清楚。


明明很清楚,但还是会害怕。


魏大勋和王嘉尔躲在楼梯后边,听见女生的声音响起来时才发觉自己紧张得厉害,手心全是冷冰冰的汗水。


“不知道你有听说过五瓣丁香的传说吗,”文艺委员捧着两朵干涸的丁香花,认真地说,“传说能找到五瓣丁香的人,就能获得幸福。我一直珍藏着这两朵花,希望有一天,能和我喜欢的人一起找到幸福。你愿意收下我的花吗?”


这告白听着牙酸。魏大勋心想,现在的小姑娘都走这个路数吗?


“是这样的,”白敬亭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响起,“你看你都已经找到两朵了,将来肯定是翻倍的幸福。我呢,比起五瓣的丁香,我更喜欢八角,这差了三个瓣,我们两不合适。”


魏大勋一手捂着自己的嘴一手捂住王嘉尔的,俩兄弟开了震动模式忍笑忍得快断气。


接下来的剧情很俗套,无非就是文艺委员难过地忍着眼泪冲了出去,白敬亭走出来发现躲在楼梯口的俩呆瓜兄弟,上前就是两记佛山无影脚。


“小白,你这拒绝得真是不动声色。”魏大勋竖起大拇指,于是白敬亭又给了他一脚。


魏大勋忽地又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两颗八角,拽过白敬亭的手就放在了他的手心里。他认真地说:“来,送你八角,愿你获得翻倍的幸福。”


白敬亭说:“……你随身带八角?有茴香吗来点。”


“早上给我妈准备熬汤材料的时候顺手塞了一把,”魏大勋朝白敬亭眨了眨右眼,抬手比了个爱心,“上天送你的小幸福,八瓣的哦~”


白敬亭将八角塞回魏大勋的口袋里,嫌弃地瞥他一眼:“廉价,不要。”说完扭头就走,双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背影很是潇洒。


“哥,你们下次能不能注意一下,我还在这里诶。”王嘉尔终于能出声了,他看了看身旁的魏大勋,后者不知什么时候又拿出那颗八角,放手心里看。王嘉尔戳戳自家哥的腰,说:“八角怎么了吗哥?”


魏大勋摇摇头,将那颗八角放回口袋里,说:“我早上塞的那把在左边的口袋,刚才小白给我放的是右边的口袋。”


王嘉尔不明所以:“啊?”


魏大勋看他一眼,说:“他只还了我一颗。”说完,这位小青年吹了声愉快的口哨,从五阶楼梯下直接跳到了地板上,迈开那双大长腿去追白敬亭。


王嘉尔站在高处,盯着两位哥哥的背影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非常惆怅地叹了口气,心想,明明没吃早餐,但是感觉好撑。


临近双旦,白敬亭和王嘉尔报了节目,天天跑体育馆排练。魏大勋没事干,也跟着跑体育馆。王嘉尔报的是街舞,和十一班的人一起跳。这人和谁都能混熟,很快就勾着人家肩膀喊哥了,看的魏大勋直呼“弟大不中留”。


白敬亭嫌弃学校这破钢琴调音不准很久了,今天总算是准了,白小朋友开心地弹了一首小星星变奏曲以表庆祝。他的节目原本是古典乐,后来和体委合作,伴奏吴克群的“为你写诗”。体委篮球队有事今天没来,白敬亭原本打算就走个过场,魏大勋很积极地表示他可以帮忙。


“帮啥忙?”白敬亭说完发现自己口音被带跑偏了,连忙拍两下额头把语言中枢扭回来,“你会唱歌?”


魏大勋单手按住舞台边缘,轻松地翻了上去。他拍拍手,冲社联的人抛了个wink,霸气宣布:“给哥哥上个麦!”拿到麦后,这人的气势还没装完,冲白敬亭打了个响指,“来,给哥哥来个KEY!”


白敬亭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最高的音。


魏大勋抱着个麦,回头看他:“……哥,请您来个key。”


钢琴声缓缓响起,前奏正是小星星。紧接着是流畅的琴声,从舞台的音响流泻出来,魏大勋的声音落入琴声之中,融入得刚刚好。舞台上下的学生们放下了手边的事,把视线落在了他们的身上。后台的灯光突发奇想,将聚光灯打向两人。


——爱情是一种本事、我开始连自己都不是


白敬亭对这个谱子烂熟于心,因此他分了神去看魏大勋。这人站在舞台上唱歌时很是认真,丢了平时从头到脚的不靠谱,连握着麦克风的手都更为用力,指节按着银色的麦身看上去很是好看。纯白的灯光落在他身上,太过于耀眼,白敬亭眨了眨眼睛,低下头去按琴键。


他是不盯着魏大勋了,但奈何人家想作妖。魏大勋越唱越嗨,绕着舞台走了一圈,最后还是走到了钢琴前,双手搭在琴盖上,盯着白敬亭瞧。


——为你写诗、为你静止、为你做不可能的事


白敬亭脱了羽绒服,只套着一件暖黄色的毛衣,袖口卷了卷,露出了纤细白皙的手腕。细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来回跳动,灵动得不像这个安静坐在钢琴前的少年。魏大勋一边唱,一边看白敬亭,这人的头顶有一个发旋,还好不是两个,据说两个的人脾气犟,虽然这小孩的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


实在是没忍住,魏大勋伸手揉了揉白敬亭的脑袋。


——我忘了说、最美的是你的名字


白敬亭抬头瞪了魏大勋一眼,手下把最后一点伴奏完整流畅地敲完。魏大勋带头鼓掌,手掌落在手臂的毛衣上,拍出了锣鼓的气势。


王嘉尔窝在围观群众里吹口哨,一群人莫名其妙地就开始鼓掌,还鼓个没完。社联的人拿着麦克风大声喊下一个节目准备,王嘉尔这才拽着同伴窜起来。


回家的时候白敬亭没忍住,问魏大勋为什么不报唱歌节目。魏大勋正和街边卖红薯的小贩讨价还价,一个一块钱的红薯硬要砍成两个一块五。听到问题他只是耸了耸肩,把两块钱递给小贩,小贩正要给他找钱,魏大勋这个欠揍的冲人笑:“我逗您玩呢,这天寒地冻的卖东西不容易,不砍您价!”


可以看出来小贩想杀人。


白敬亭赶紧拽着这位欠抽的熊孩子离开。


“我要报唱歌,鬼鬼肯定拉着我合唱,”魏大勋分给白敬亭一个红薯,解释,“她整天想着当歌手,一个人不敢上台怎么成。”


白敬亭捧着有些烫的红薯,走到公交站时才问:“你和她算青梅竹马吧。”


“初一那会认识的,”魏大勋说,“勉强也算吧。她初中比现在烦人多了,成天跟你耳朵哇啦哇啦地叫,还念什么让人抽筋的咒语,我不配合她表演还不高兴。”


白敬亭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又问:“你不喜欢她这个类型的吗?”


“哟,想听哥哥喜欢的类型啊?”魏大勋抬手勾住白敬亭的脖颈,笑眯眯地问,“青春期终于到了?”


白敬亭低着头看红薯,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语气还是和平常一样平静:“随便问问,爱说不说。”


“哥哥我呢,喜欢安静的,但是不能太安静。”魏大勋注视着白敬亭的侧脸,眼里灌满了认真,嘴上却还是调笑的语气,“要听话,但不能太听话;要可爱,可以比我想象得更可爱一点;肤白貌美呢,是最基本的,笑起来要好看,不笑要是另一种好看。声音好听手好看,腰要细心要软,能和我耍贫嘴,也要能哄我高兴。最好呢,还住得近。”


白敬亭抬头那一瞬间,魏大勋恰好移开视线,看见了他们要等的那辆公交车。


“这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人啊,”白敬亭从口袋里翻出公交卡,吐槽,“你自己画一个得了。”


魏大勋将人推上公交车,在他身后笑:“你怎么知道没有。”




——TBC





【明星大侦探】欢迎来到MG监狱

节操收割机:

私设如山
有一些没有被指认的凶手也被我塞进来了
尽量涉及了来过的每一个人的一个角色
有拉郎
多cp预警,双北鬼纶魏白晨鸥
没有主线的小段子
ooc慎入
———————————————————————
一、
我是一个狱警,

这里是MG监狱,

里面关满了罪大恶极的罪犯。

二、
个鬼哦。

其实这里有一半都是含冤入狱。

你再仔细问问,又有一半都会恨恨地骂:狗头侦探!

三、
不过这一半人也没想着翻案上诉,一个个跟另一半的真凶聊得乐呵。

岁月静好,就是没一个人想出去。

毕竟我们监狱都是单人间,而且一个个装修的像总统套房一样。

没错,MG监狱有投资人,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大佬。

谁让这伺候的一个个都是祖宗。

其实监狱的气氛很好,大家隔着铁窗一个个唠着嗑揭着自个儿老底儿。

揭来揭去就变成了甄氏的一百种死法。

四、
这儿的人一开始关来关去就这么几个姓,何撒白鬼鸥。

也是巧得很。

后来又壮大了,魏潘王乔大。

五、
这又不是啥好事,你以为凑百家姓呢啊?

六、
MG监狱曾一度差点成为本市一大景点。

不是因为这是史上颜值最高的监狱,

而是因为这不仅关人,什么牛鬼蛇神都能往里关。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监狱的待遇如此之好,好的不像一个监狱。

你也不想被古往今来的奇珍异兽围起来讨伐吧。

七、
比如魔法师,机器人,狼人什么的。

八、
没错他们都姓何,

我想翻何氏家谱已经很久了。

九、
魔法师叫何呵。

“这破玩意儿能关的住我?”他对着铁栏杆一边说一边挥舞着魔棒。

你别说,他魔棒顶上滋啦啦的冒闪,和小烟花一样,可好看了。

晚上的时候一群人就把灯关上,看他在空中画跃出水面的鲸鱼或者森林里漫步的麋鹿,大家眼前就和放电影一样。

得,一个魔法师让我们生生玩成了街头卖艺的,自个儿还没察觉。

十、
撒七溜进来的那天,我以为小偷都已经高贵到开始偷监狱了。

“不是我说,你们的守卫都没发现我,这什么安保啊。”

是是是,我蹲下和坐在椅子上的撒七平视,一只手里还攥着警棍,头痛欲裂。

不就是差点拿警棍打到你小情人吗?用得着直接召唤闪电劈我吗??!!

这是在室内啊??哪来的乌云??

十一、
大家很快都对撒七的身份达成了共识,因为何呵周身的气质肉眼可见的柔和下来。

他悄悄把顶端冒着粉红泡泡的魔杖藏到了背后。

魔杖比人坦诚多了。

十二、
何呵把撒七恢复成正常身高,两个人隔着铁栏杆聊着天。

“这是鬼红帽今天早上摘的浆果,新鲜着呢。还有她自己烤的面包。这是勋公主和王子结婚的喜帖,让我给你带一份来。这是魏国王地窖里的好酒,也给了我两瓶。”

撒七把东西一样一样往外拿,何呵却盯着他的侧脸看得入迷。

“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逃出去的,这是我刚才来的路上画的地图。”撒七说着拿出一张纸,上面是弯弯曲曲的路线。“我发誓。”

何呵眼角的黑色闪电都温柔起来,他从铁窗的缝隙间伸出手与撒七相握。

“我信你。”他说。

十三、
当我这个狱警是死的么,这么光明正大聊逃狱…我就是说说,您老收了神通吧。

我看着头顶的乌云这么说。

十四、
撒七离开了,他说他还会来看他的。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出去了。”我轻笑摇摇头。

“麻烦你了。”他冲我点点头,似是表达歉意。

监狱里的人也都会心一笑,毕竟都是些聪明绝顶的人。

“为什么嘞?诶你是不是不会开锁啊,再说这监狱挺舒服的诶。”

鬼留洋扒着铁窗一脸兴奋地要把头从栏杆中间里挤出来。

得,这还有个傻的。

十五、
鬼留洋是被冤枉的。

她进来的时候捏了张黄纸,上面乱七八糟画着鬼画符。

“大天师嗦这个能给我求姻缘,超灵的诶,就是那个人可能迷路勒。”

她啪地把黄纸贴在墙上,然后两个手托着腮甜兮兮地笑着,头上的发饰一晃一晃的。

“我一直在等他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遇见。”

十六、
炎少帅是监狱的常客,一个帅小伙子,昂首挺胸气宇轩昂的来探监。

一进门看见鬼留洋,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糖果,整个人像遇见阳光一样就化了。

比糖还甜的女孩子扑在铁门前,一伸手就搂住了炎少帅。

我看着堂堂少帅的头被卡在铁窗中间也是于心不忍。

如果他没瞪我的话我一定会把他拔出来的。

十七、
炎少帅会把糖块一个个剥开,放在鬼留洋的手心。

鬼留洋嘴里咬着糖,眼神锁在墙上的黄纸上。

炎少帅摸摸女孩子的头,“你一定会找到那个人的,他会很喜欢很喜欢你。”

唉,傻孩子们哦。

十八、
“你不要在摸我的头发啦,你把我头花拽点了怎么办,人家是秃头诶。”

一开始我还真信了。

十九、
炎少帅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跟我讲了帅府的事。

我诅咒了大天师一辈子上厕所忘记带纸。

二十、
鸥记者常常会望着炎少帅和鬼留洋出神。

也许她想起了过去那个与她约定要相伴一生的人。

但我从来没看见有人来探望过鸥记者。

“妈妈被甄花旦杀了,所以我杀了她。”

鸥记者像是聊天气一般语气轻松地陈述了这个事实,眼神却空洞地望向前方。

好好的女孩子,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二十一、
后来,当红组合成员何美男也被关了进来。

nznd其他的人经常会来看他。

撒微笑,白rap,还有晨唱跳。

何美男看见撒微笑,眼里溢满了委屈。

“微笑哥哥,我想柯柯…”

也想你。

二十二、
撒微笑我知道你心疼你们家老幺。

但你身为当红组合明星,穿着西装翻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行为。

尤其是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翻监狱的墙。

我们好歹是个监狱,请你尊重一下。

当第一百零一次撒微笑半夜因为担心何美男而偷偷摸摸翻墙进来撬锁的时候,我心平气和地说。

二十三、
后来,我发现另一个人在监狱出现的频率直线上升,几乎和撒微笑平起平坐。

但人家好歹是会提前打电话通知的。

晨唱跳拉拉自己低的不能再低的v领,冲我点头打了个招呼。

他跟美男又一茬没一茬的聊着,眼睛却瞄着一旁的鸥记者。

“我可以抱你吗burberry~”

“美男别乱唱!”

啧,耳朵都红了。

二十四、
狗粮的气息。

监狱又成了一对。

可喜可贺。

但当我看到鸥记者脸上久违的笑容时,我知道这个女孩找回了人生。

二十五、
我衷心的建议nznd以后可以在我们这开演唱会。

毕竟整个组合都快在这扎根了。

二十六、
潘打工挺悠闲的靠在铁栏杆上看一群小伙子们瞎闹,一身白衣略带些仙风道骨的气质。

“诶小伙子来我给你捏个脚按个摩呗。”

一开口全露馅了。

二十七、
一旁的乔教主嗤之以鼻,

“按摩不如修仙啊,拜月教来了解一下,入教送乌皇签名。”

二十八、
乌皇,别名张郎。

二十九、
某著名连环杀手,

神出鬼没,不见其踪,

作案手法极其残忍却滴水不漏,

因只留一个闪电的标志在现场被称为闪电侠的蔡文化!

现在正在我面前唠家常。

三十、
监狱必读书,《活着》。

我啥没见过了,还怕连环杀手?

三十一、
蔡文化也是来探监的,

探望一个叫撒霸王的。

这孩子是自首进来的,在监狱里循规蹈矩,只是身上还带着过去的些许不羁。

“霸王,你以后出去了想干嘛。”

“去香港,然后改个名,撒霸王太幼稚了。”

他眯着眼睛想了想,“叫撒龙吧,我要在香港闯出一片天地。”

然后去找他。

三十二、
监狱里还是有几个省心孩子的。

比如白大神。

他进来的第一天,面色平静地找我要了台电脑,安安稳稳地下载了游戏。

然后一头扎进了游戏世界。

三十三、
平心而论,白大神的颜值在外面也是数一数二的,说实话当个明星都没问题,

偏就入了游戏的坑,打起游戏来头都不抬一下。

你看给旁边的魏有钱急的,就差上天了。

三十三、
魏有钱喜欢白大神,众人皆知。

除了白大神众人皆知。

呵呵,一个悲伤的故事。

三十四、
白大神脑子挺灵光的一个人,遇到感情的事就傻了吧唧的。

一边的吴所谓给他亲身示范,“你就这样,嘴角稍微勾一下,笑得纯良一点,然后说说情话。”

“保你撩到他。”小狼狗冲着魏有钱绽放了一个笑容。

三十五、
魏有钱照做了,他整理好头发,扯平西服上的褶皱,清清嗓子,冲着白大神露出一个带着酒窝的笑容。

白大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电脑上是游戏花里胡哨的画面。

吴所谓很欣慰地双手抱胸,看他的得意门生出师之作。

然后魏有钱冲白大神一挑下巴,“来给大爷笑一个,大爷看上你了。”

“Defeat”电脑上传来机械的女声。

三十六、
不是我说,我都听到了吴所谓“咔吧”一声碎掉的声音。

三十七、
魏有钱是真傻。

如果一个爱游戏如命的人打着游戏还愿意抬头看你,这就是真爱了。

不知道这傻小子啥时候能领悟到这个真理。

三十八、
突然有一天,上边传来命令,监狱里所有的人都释放。

我打开一个个门锁,看他们互相拥抱,转头跟我告别,然后和他们所爱的人离去。

我回头,只留下一个个空荡荡的监狱。

也许这个监狱还会有别人继续进来,也许就这么一直空下去。

不管怎样,我希望他们,能一切都好。

三十九、
我是一个狱警,

这里是MG监狱,

我会一直在这里守下去,直到大门重新被打开。

【魏白】幸福是什么(慎)

不好意思啊啊啊真的好戳!(ಥ_ಥ)

酒香:

渣!慎看。


  所谓幸福是什么?白大神不懂,大概是每次录完直播,打完比赛总有那么一个人准时准点就像看的见自己似的发来一条问候的信息,很简单没有花言巧语,一发就是一生。
  所以幸福是什么?魏有钱不懂,大概是有那么个拽的不可一世却偏偏能安安静静在自己身边啃着零食打着游戏,一待便是一世。
  所以幸福是什么?白大侠未觉,大概是自己每次闲云野鹤,游山玩水过一番,有那么一个地方落脚。
  所以幸福是什么?魏将军不敢,大概是金戈铁马,生死一线时心里有那么一个人能念着,有那么一个人等着自己。
  所以幸福是什么?白骑士懂得,森林深处,狼人之地,有一个人明明就怕的很却任持枪为自己护航。
  所以幸福是什么?魏猎人知晓,狼人在如何凶猛,他也能在那人的剑下安然无恙。
  所以幸福是什么?白厨神不屑,却有那么个人总是把好吃的都分着自己,明明也是个罪人却偏偏傻的可爱,这一分就是一辈子。
  所以幸福是什么?勋外卖不配,却有人愿意在个小弄里盘个麻辣汤店雇着一个傻里傻气的家伙,永不解雇。
  所以幸福是什么?白rap 嘲讽,乐得有人把黑料缠身,绯闻不断地自己宠在手心。
  所以幸福是什么?魏有钱装傻,心甘情愿将某个明明已经沦陷而不自知的家伙放在心尖儿。
  所以幸福是什么?白骑士护卫的只有魏公主。
  所以幸福是什么?魏公主骗尽所有人却只对一人真心以待。
  所以幸福是什么?白读书割在手腕的伤痕一天一天的变浅。
  所以幸福是什么?魏民谣的情歌变成一个人的专属。
  所以幸福是什么?白小爷追寻着古董的故事,寻觅历史的脚步,只是怕有一个人突然消失。
  所以幸福是什么?魏保安知道即使自己离开了,也有个人记得。
  所以幸福是什么?白邮差没有幸福,他带着他的谎言离开了。
  所以幸福是什么?魏管家再也看不见了,那个叫着来两腰子的邮差,那个自己的小骗子再也不见了……
  
  
  








  所以幸福是什么?是即使入戏剧情是她一人的管家,也能记得肋下的伤。
  所以幸福是什么?是是和她甜蜜撒糖也能脱口而出我的真爱。
  所以幸福是什么?是你和我最美好的样子。
 

做人不要太zqsg

我收回我当初说过的话🙂自打脸
追星zqsg是有报应 萌了那么多cp 真的每一次都zqsg每一次都be 大家以后见着我请拐着走。
我惹不起难道还走不起吗。
不说了张若昀还在床上等我呢🙂

日常撸猫

#信号cp# 171103机场同框不完全整理(3)

借了别的站子的图 已问授权 最后会打cr 不妥删。这个整理只是为了我个人的脑洞和证明他俩经常一起而已。🤧🤧
注意脑洞大开🍂有错请指出 ̊ଳ ̊
不喜请出门左转 圈地自萌。

这个视频就要分析一下李炎欣大狗狗般的存在了(´・_・`)
一开始李队先走 发现自己走的有点快了 就停下来等一等后面的人
好然后后面的人慢慢走上来了
周震南 吕泽洲 
我们李队还是没动
然后张洢豪小哥哥走上来了 李队还是没跟他并排走 而是选择了跟在他后面
然后下一张是孟子坤也走上来 两个人还在后面走着 这一张纯粹表达走一起的两个人
然后张洢豪转过去看了一下李队
下一个镜头已经是李队先走的了
最后就是进电梯两个人挤在一个角落
P8的黑色口罩 和 P9的白色帽子 就是李炎欣了 然后墨镜和戴口罩就是张洢豪了。
不知道你们觉得算不算糖哈哈哈
我也知道有点勉强 不过这俩就是要经常在一起就对了ʅ(‾◡◝)